人文学院影评大赛获奖作品选丨只出现在黑夜的星星——电影《寄生虫》对社会的反思及其表现的深刻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1-18 浏览次数: 13

寄生虫,可以改变寄主的行为,以达到自身更好繁殖生存。《寄生虫这部电影所强调的也正是“寄生”二字。这部电影拥有戏剧性的结构和对日常生活的逼真再现。情节曲折、引人入彀、又不故弄虚幻。

基宇通过妹妹基婷造假的文凭以及伪装的气势成功蒙骗单纯的朴社长太太,为其女儿多慧做家教并彼此产生情愫。竹林掩映的房屋、豪华别致的别墅、视野开阔的庭院一切都驻留在基宇的脑中,不断地刺激着他。直到家人都以谎言的方式进入了朴社长家中成功实现全家再就业在朴社长家中,一家四口装作陌生人,他们也就像寄生虫一样牢牢在富人家的身上吸食养分

为了获得手机信号,可头顶天花板紧挨马桶的家庭现状决定了基宇一家的社会面貌。生活在地下室,长期在地底下蜗旋,使得他们身上不自觉地带着一种难闻的气味。这实则是一种暗喻,这难闻的气味代表着社会上不可跨越的距离。几十年寄存在地下室的老管家丈夫,被刀刺伤后摔在草地上,他身上的气味引来了苍蝇。镜头为苍蝇停留的几秒,隐喻蒙太奇,引起观众联想,增强影片的情绪色彩。同时,也正是这难闻的气味压垮了基宇父亲心中的最后一点自尊与容忍。他拿起刀,刺向了捂住口鼻的朴社长,哪怕朴社长的动作并不是针对他。在这里,基宇父亲的行为则被赋予了更宽广的社会意义,体现了贫苦人民对自尊的追求。

当基宇一家人围坐在大厅里喝威士忌观窗外雨景时,当基宇躺在室外草地阳光洒满身体时,当妹妹基婷享受地躺在洁白的浴缸里泡澡看电视时,基宇的一句简单的赞美“仿佛很适合你”显得多么自然这一切让他们感到惬意又优雅他们在短暂的富人生活里找回了人的尊严,他们只有通过这样生活的滋养,才能再次从“蟑螂”变回真正的“人”。而如果朴社长突然回来,他们变回蟑螂溜之大吉。该电影就通过这样的强烈对比,展示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层面——一边是幸福浪漫的美好,一边是水生火热的挣扎。

基宇妈妈的一句话深入人心,“不是有钱却很善良”而是“有钱所以善良”。在这里,善良也被标上了价格,穷人是买不起善良的。但穷人真的不配善良吗?在昏暗的豪华客厅里,也许是其乐融融的氛围太久违,也许是那昂贵的酒太让人沉醉,他们也开始了善良——他们反省了自己的欺骗行为,想起了因他们这些造假的专业人士而失职的人后来的生活怎么样。善良的萌芽才刚刚萌发,忏悔的氛围还未散去,老管家毁灭性的门铃声打破了一切。这强有力的扭转,使上一秒还柔情的人心立刻被现实惊起。

该片巧用音乐来渲染氛围,使画面更加丰满。在老管家和基宇一家的“寄生”秘密完全曝光时,他们为了自保而互相撕扯。此时一种相对诙谐愉悦的爵士乐响起,画面中充满了愤怒的感情色彩与背景音乐的舒缓产生一种特异效果,反讽意味油然而生。同时,高亢转折的男高音,与打架行为一起愈奏愈烈,背景音乐的节奏也越来越鲜明强烈。抽象的旋律在电影中渲染为具体可感的形象,声画结合的视听形式给观众带来强烈的震撼和享受,有力的描绘了两种贫困力量为生存而做的疯狂斗争。

在电影的结局,地下室狭小窗口外面灰蓝色的地面,纷纷扬扬飘下的白雪,基宇紧捏信纸的黑色身影冰冷地告诉我们最终依靠努力而买下那栋房子,在阳光下父子相拥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阴暗的灰色和褐色作为背景基调,单纯浓郁,饱含凝重,更清楚的强调出基宇的沉默和无声的痛苦……

当下,许多电影都以揭示人性而闻名,此类电影大多采取一种开放式的结局,为主人公留下多种可能,虽不得不承认这样能反映出更为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但这也不得不使我有一个疑惑,电影的深挖,到底是为了什么?电影抛出的问题在现实中我们又能采取什么可实施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