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学院影评大赛获奖作品选丨生而不养、何以为家——浅析《何以为家》主题现实性追求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1-19 浏览次数: 13

都说艺术的最终目的是改造人类的灵魂,随着作品的跌宕起伏,观众的灵魂与此同时也得到了一次洗礼,一次净化。这大概就是所谓艺术对人类的终极关怀吧,这样说来,电影《何以为家》中以颠倒蒙太奇的手法讲述了一个12岁的黎巴嫩男孩赞恩悲惨的生活经历,他控告自己的父母,原因是父母生下了他,却没有能够好好的抚养他。这部影片通过儿童看现实,从一个小家庭的故事揭露了一个受战火摧残的发展中国家的底层人民苟且生存,甚至为此泯灭人性,泯灭亲情和爱。

镜头揭示主题

影片开头,就以空旷的街道及孩童嬉闹交替的慢镜头带观众走进人物本身,观察主人公生活环境。通过街道上空的中景镜头的处理,展现了肮脏破败密集的路面和房屋,引起大家的审阅和思考。还有以特写镜头刻画他们的自制枪械玩具,破坏行为及聚众抽烟。这些镜头带领观众走进影片的社会环境,明亮和黑暗流动成为生活百态。这些镜头直接把观众的思考定位到了战争和贫穷带来的除了生活上的苟且还有人性的泯灭和孩童的过度成熟心理过度扭曲

细节深化主题

影片虽然没有过多着眼于赞恩的成长和他的与众不同,而是把他放在社会背景中展示他的生活,显然导演更想表现的是社会问题,虽然只给了观众模糊的社会背景,但有生活细节的堆砌就够了。比如影片开始医生检查赞恩的身体说只有1112岁,但赞恩抽烟,制毒品,知道妹妹床单上的血意味着什么,为家里赚钱……是这社会逼迫赞恩提前扛起这些不属于他这个年龄应该担负的,却都是为了生活。在黎巴嫩办假证的人面前,五百块美金能买一个活人了,可见底层人民就如同蚍蜉一样,卑微廉价,在社会的冷漠黑暗面前人都可以当牲口一样买卖,赞恩的母亲把赞恩送给房东也是一样。在影片中卖东西的小女孩也是成熟的可怜,知道见到什么样的人该说什么话去售卖自己的商品。

虽然这些孩子的过早成熟教会了他们去偷去抢去赚钱生存,被迫成熟,但还是保留了作为孩童的纯真和稚嫩,但正是这一丝丝孩童气的保留,更让人心酸,就在影片中小女孩对赞恩说她要移民去瑞典,在瑞典的叙利亚人居住区不会有绑架小孩,也没有一个会惨死。赞恩带着黑人小弟弟去救助站领取物资,先索取的是牛奶和尿布,即使自己挨饿,也要想着先照顾弟弟。影片最后要给赞恩录入身份,当得知要拍证件照式,赞恩露出影片中少见的笑容。

人物升华主题

正是赞恩的成熟与幼稚的对比,劣性与善良的对比,才使人物蒙上了悲剧的面纱,如果没有那些人性的光辉处,人物就不值得可怜。同时影片两位母亲的对比也上升了影片的主题表达——一个卖女儿生活,一个再苦都不舍儿子。但导演想表达的不是批判不是讽刺,赞恩母亲送萨哈出嫁时偷偷在门口抹眼泪,萨哈去世时也是家中唯一穿黑色衣服的人,包括怀了孩子还准备叫萨哈……不能说父母对孩子没有感情,只是基于贫穷混乱,生存面前做出的不同选择。

巴赞说:“电影是生活的渐近线”影片通过儿童直击现实, 人们被生活打垮,他们用尽一切办法去生存而不是生活,为此泯灭人性和爱,但为人父母者,应该为子女未来的健康和成长负责,只有从家庭和社会同时入手,才能避免类似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