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学院影评大赛获奖作品选丨有声的控诉——浅析电影《何以为家》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1-22 浏览次数: 13

著名导演罗姆说过“电影具有比任何其他艺术更富表现力的细节。”娜丁拉巴基导演的电影何以为家,以一个12岁男孩的视角,控告了自己的父母,哭诉着一个孩子黑暗而又无助的童年,双线叙述真实再现了黎巴嫩社会底层人民的现状,让人印象深刻。

主题鲜明,印象深刻

这是一部反映社会现实的影片,通过镜头,将社会最残酷的一面展现出来。赞恩总是头发蓬乱,瘦弱,矮小,身上的衣服简单而又破旧,他用他敏感而又勇敢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他渴望得到父母的关爱,但只从父母那里得到了辱骂殴打。他发现了房东家30多的儿子对妹妹有奇怪的情感,就保护着自己的妹妹,但是妹妹还是被自私的父母以两只鸡的价格卖给了房东家的儿子。他感受到了孤独害怕,勇敢的逃离这个家,遇到了难民拉希尔,在拉希尔那里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拉希尔用尽自己全力爱着自己的儿子,但是很快拉希尔入狱,赞恩无力抚养儿子只好把他卖掉,影片最后,拉希尔母子重复,赞恩如愿以偿拍到了身份证。这个社会很残忍,让人害怕,但是希望总是会有的,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这个社会温柔以待。

音乐巧妙,贯穿全片

背景音乐的使用是整部影片的一大亮点。影片刚刚开始的时候,伴随着凄凉而又缓慢的音乐,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杂乱不堪的房间,拥挤肮脏的街道,所有的房子都是低矮的堆在一起,向我们展示了赞恩的生活环境,渲染了压抑的氛围,带动观众的情绪,让我们体会到他生活的不易,引人入胜。赞恩得知妹妹萨哈死后,拿着刀夺门而出,急切而又恐怖的背景音乐反映了他当时心中迫切想要置阿萨德于死地,又让人忍不住替他担心,为萨哈短暂一生的同情,同时父母追赶赞恩时运用的晃镜头,二者叠加使得父母心中的害怕体现的更加深刻,他们担心赞恩伤了阿萨德,怕自己会失去生存之地,再一次让观众感受到这对父母的自私,同情赞恩的遭遇。影片最后的音乐凄凉中又夹杂着一丝欣慰,拉希尔找到了儿子,二人紧紧相拥,赞恩拍了身份证,他也终于露出了12岁儿童应该有的笑容,淡黄色的背景墙给人们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温暖,也给这个坎坷的男孩带去了一丝快乐。

细节精致,发人思考

每一步成功的影片都会有他不可或缺的细节,这部获得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同样如此。影片中赞恩最小的妹妹脚踝上锁着铁链子,她的父母在一边制作毒品卖给监狱里的表哥,赞恩给父母打杂,父母自私的限制了孩子的自由,为了自己的利益逼迫他们做自己想让他们做的事情,不顾孩子心中的想法,铁链锁住的不仅仅是自由,还有亲情。赞恩在帮阿萨德打工的时候,一辆校车从他身边经过,赞恩羡慕的看着校车开走,随后低下头失落的继续干活,一个本该在学校里上课的孩子却要天天打工,得不到应该有的教育。整部影片中赞恩的眼神都是失落沮丧的,他被这个社会摧残着,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只有辱骂,殴打,讥笑,他疲惫不堪,深化主题,发人思考。

导演娜丁拉巴基说“要认可电影拥有改变一个人,改变世界的力量,它会影响一个人自我和个性的树立和改变,要愿意相信自己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电影的男主赞恩并不是专业演员,而是货真价实的叙利亚难民,当导演发现他时,12岁的赞恩没有受过教育,不识字。在导演的帮助下,他们全家移民挪威,他也可以回到学校,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这个世界是很残酷,但是再黑暗,也会有一点亮光,可以支撑着走下去。同时也希望,每个孩子都可以被温柔以待。